Kimi__Liu

[周翔] 雪光妍(完)

    

    原作延伸,時間軸跨度很大><。


    *


    圣母峰基地营,海拔5367公尺,来自许许多多不同国家的登山团队驻扎於此,为之后的攻顶做足準备。历年来企图攀登这座极岭的有将近五千人,真正成功的却不到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周泽楷刚结束和家人的联络,从通讯帐篷中走出。众多登山者於营地内各式各样的帐篷间穿梭,彼此打气笑闹,兴奋之情溢於言表。

    经过近两个月的训练,现在他们终于要开始这趟旅程。

    你为什么想攻顶?这个问题周泽楷已经被问了不下十数遍。每次,他总会露出靦腆的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着,如果这趟登顶之旅成功,而他完好生还,他就要给自己一次机会去冲动,去坦白,去追求。


    □


    是分別之后,周泽楷才意识到爱情。


    孙翔刚到轮回那天,夏休期才刚过一半。他走的很急,像是不想再多待在H市一刻,也就比正常报到时间早了很多来到S市。

    战队成员都还不在,出来迎接他的是轮回的经理。

    「孙翔啊,你要来可以先告诉我们一声,让我们好好準备準备啊,」经理一边向孙翔说道,一边忙不迭把人带到轮回宿舍,宿舍里已经备好孙翔的房间。「可以办个欢迎会什么的,大家都很期待你来。」

    孙翔摇头,有一搭没一搭的应著。进到房间,他按开电源,灯光下轮回宿舍的格局比他想像中大又好,不愧是冠军战队。

    「过几天小江就会过来了,他一向比较早回宿舍。对了,其实小周就住S市,要不我明天先喊他回来?」经理怕孙翔觉得被冷落,不断出著主意,一边观察孙翔的表情。都说孙翔难相处,现在看起来也还行?

    经理原本预期孙翔不会接话,没想到他竟然特別精神的点了点头,「好。」

    於是隔天,周泽楷被迫提早结束夏休,回到轮回。等到孙翔用完早餐,在经理带领下来到训练室的时候,周泽楷已经安安静静的坐在里面等他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看着彼此,第一次认真打量这未来搭档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泽楷记得孙翔有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漂亮琥珀色眼睛。


    而他们最后一次面对面看着对方,则是一同宣布退役隔天,在宿舍门口昏黄的灯光下。虽然孙翔比周泽楷晚了两年才开始职业生涯,但因为他高操作的打法和好强不喊累的个性,让他手的健康提早透支,不得不提前宣布退役,刚好赶上和周泽楷同一年。

    那时周泽楷正提著打包好的行李走出宿舍大门,却不期然撞见迎面走来的孙翔。

    「你要走了?」

    孙翔瞪着他手上大包小包的袋子和行李箱,语尾高高扬起。昨天才刚办完他们俩的欢送会,他以为今天周泽楷还会待在轮回,和老队友聊聊、给训练营的新生们打打气,没想到这会儿他已经收拾好行囊要离开。

    周泽楷点头,据实以告,「家里有事,先走。」

    「你家不是就在S市?有需要这么急着把东西都带走?」

    周泽楷摇摇头,「回老家,DC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这样啊,所以我们去过的那栋房子,是你因为战队在S市,为了方便才买的了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孙翔一脸「原来如此」的张嘴,最后却什么也没说。他定定的注视著周泽楷,而周泽楷也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良久,孙翔踏步走到周泽楷面前,对他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「再见啦,周泽楷。」

    周泽楷想想其实他很快就会从DC回来,但孙翔一脸的真诚慎重让他不禁也严肃起来。孙翔那双琥珀色的眼内光华流转,如初见之时一般让他惊豔。

    「再见,孙翔。」

    孙翔拍拍周泽楷的肩膀,越过他走进宿舍门内,身影消失在往二楼的楼梯间。

    周泽楷在原地多待了一会,直到腿站的痠了,才慢慢提著行李离开那个他待了十几个年头的轮回战队。


    在老家DC幽幽转醒的第一天早晨,周泽楷脑内浮出了孙翔的脸;之后的第二天、第三天,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份躁动的情绪就像发酵一般膨胀。近十年的朝夕相处让习惯成长成信赖,又转变成依存,在没有孙翔的日子里如藤蔓疯长。

    但周泽楷没有将念想付诸行动。无法让人接受的爱情只会让回忆蒙尘,让笑语失焦,而他赌不起这十年珍贵的时光。

    他只能尝试消化爱情,用任何他想得到的办法。


    □


    抵达第二营地后的早晨,周泽楷醒的稍早了点。

    身体状况没有异常,他裹紧大衣,将帐篷拉开一道缝,外头鱼肚白的天空几乎和雪景融成一片。

    一个登山者正待在离帐篷区不远的地方,静静的站著看天。他似乎已经在那待了很久,外套上积了些冰霜。

    周泽楷观察登山者半晌,复又拉上帐篷拉鍊,搓了搓僵硬的手指,若有所思无声的笑了笑。


    □


    一旦意识到了爱情,往事似乎也会因为心境的转变,而染上鲜豔的玫瑰色彩,让人不自觉想念。

    孙翔是个很认床的人,这在他刚到轮回的第二个礼拜周泽楷就知道了。不只是周泽楷,轮回所有队员也早就都知道他这个毛病。

    孙翔刚到轮回那几天,总是顶著两眼大又憔悴的黑眼圈到食堂报到。有时候周泽楷到的早了,还能看到孙翔单薄的背影已经孤伶伶出现在长桌前,一双黑影重重的眼正望着窗外朦胧的天色。虽然孙翔在训练时的专注度似乎暂时并不受睡眠品质影响,但每天看着他盯着萤幕的眼内满布血丝,轮回众队员们依旧心惊肉跳,深怕他下一秒就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孙翔说,他只是还没睡惯轮回宿舍的床铺。

    而周泽楷倒是觉得孙翔睡不着时会爬起来看日出的习惯超级浪漫。

    之后,积极关怀新队员的杜明为了让孙翔能更习惯轮回宿舍,热情的向他介绍宿舍的三大不可思议:一个晚上要上六次厕所的吕泊远、会摸黑夜袭隔壁房间的吴启、半夜会说三千字梦话的周泽楷……

    隔天孙翔还是顶著两眼熊猫出现,而且看来比昨天还虚弱。杜明摸摸鼻子,吴启抡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方明华经由老婆指点也替孙翔买来了几款助眠精油,孙翔抹了几个晚上,无奈不见成效。战队经理听闻这件事,抱来了一床最舒适松软的棉被,亲手替孙翔盖上。那晚孙翔却睡的更糟了,直抱怨那棉被又闷又热。

    总之众人姑且把能试的方法都试了一轮,孙翔还是天天顶著黑眼圈到食堂报到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才好?轮回队员各个面色茫然。

    「我、我只要成功睡的安稳一次,就不会再失眠了!」孙翔说。

    「孙翔,你以前在嘉世是怎么克服这件事的?」江波涛想到也许可以借鉴前事,於是问道。但没想到孙翔被这么一问却黑了脸,咬牙半天,他才不情不愿的道:「……叶秋那家伙让刘皓唸床边故事给我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然后你就克服认床的问题了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孙翔的臭脸揭示了答案。

    「这样啊,那我们今晚也来试试吧,」江波涛松了口气,至少这毛病不是无法可救,「就让……」

    孙翔正想炸毛他才不用像个小破孩让別人唸什么鬼床边故事,杜明已经早一步挥舞双手兴奋的大喊:「让队长来唸!让队长来唸床边故事给孙翔!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五秒的惊愕过后,在场所有人得承认他们超想看惜字如金的周泽楷唸床边故事的样子。莫名奇妙被委以重任的轮回队长满脸无辜无奈,最终在队员们希冀的眼神下妥协了。於是当天晚上,轮回一帮男人带着棉被和枕头,通通挤到了孙翔房间。

    周泽楷默默和经理送来的儿童绘本上一只眼神无辜的大象对视,再默默看了看排排坐好的队员。吴启把孙翔赶回床上,杜明体贴的关了大灯,方明华对周泽楷鼓励的点了点头,江波涛温雅的笑了笑端正坐姿,孙翔看着周泽楷,一脸又怒又好奇又羞愤又期待的模样。周泽楷对于人脸能同时表达出这么多情绪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他翻开绘本第一页,逐字唸起。不得不说其实周泽楷的声音很好听,虽然少了些语调起伏,却咬字清楚,声音低沉淳厚但不强硬,听来清澈又干净。

    然后孙翔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轮回全体:周泽楷果然是除了加血以外无所不能的轮回支柱!

    有了这件事,之后每次轮回到客场比赛,孙翔和周泽楷都会被排在同一间房,方便周泽楷晚上唸故事给孙翔听。孙翔起初是不愿意的,说他一路都是这么熬过来,不会有什么问题,却在这方法一次又一次的灵验,他的精神状况更得以次次保持在最高水平之后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……反正周泽楷也没嫌麻烦,他个被服务的大爷还有什么好计较的。

    孙翔说,周泽楷你以后不打职业赛还能去唸个有声读物,必须红。


    □


    午夜,登山团队从海拔8000公尺的第四营地出发,準备展开最后也是最艰难的九小时攻顶跋涉。紧张又兴奋的情绪在人群之间蔓延,接下来的一天将会是他们好几个月来的成果,不是成功辉煌的登顶,就是失足饮恨,甚者丟掉性命。周泽楷想,这大概就像在总决赛的赛场上,荣耀近在咫尺,但稍有一个不慎就会错过。

    天堂和地狱只有一线之隔,所以必须要赢,必须要成功。

    除了周泽楷所在的登山团队,另外还有另一团人也选在今天上山。他们人数都不多,看来是不至於造成意外。準备就绪,众人开始前行。

    在那样的高度,其实人的身体已经几乎停止运作。他们所要做的,就是在他们真正死亡之前,抵达颠峰。


    □


    第十赛季。

    「队长啊!孙翔啊!」

    杜明的大嗓门从宿舍房间一路嚷嚷到了食堂,正在吃早餐的轮回众队员纷纷闻声望去,就见杜明站在食堂门口,满脸春风得意。杜明今天又在早餐时间快结束时才出现,不过那亢奋的步伐倒是跟往常死气沉沉的模样有著云泥之別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?」江波涛替杜明拉开身旁的椅子,杜明也不客气,一屁股坐下。

    「今天是6月8号啊!常规赛奖项公布的日期,你们不可能忘记吧!」杜明兴奋的探出半个身子,「我刚看了,告诉你们,我们轮回可厉——」

    「我们早看过啦,在你来之前。」吴启就坐在杜明另一侧,一边凉凉的打断杜明,一边伸手把他按回椅子上,「让你睡。你小心点,汤还烫著呢。」

    「看了?!那、那……」杜明惊讶,那这一桌子平静恬淡吃早餐的人是怎么回事?轮回今年可是超级风光啊!

    「我们今年常规赛的表现是相当不错。」江波涛满意的点点头,常规赛以甩了第二名几条街的高分夺冠,在统计奖项上也气势十足,没有人可以忽视轮回今年的锐气。

    杜明眨眨眼,是很不错,是很精采。那么,说好的激情反应呢?

    「谁跟你说没有了,」这时,吴启突然贼兮兮的挨到杜明耳旁,「看看孙翔那小子,笑的可开心了。」注意到杜明和吴启贼头贼脑的咬起耳朵,吕泊远也朝这方挤眉弄眼了会,大意是「孙翔只差没哼歌了好不?」。

    6月8号,距离季后赛开打还有六天,联盟在这天公布了常规赛的各大奖项。

    守擂之星,轮回孙翔。
    一击必杀,轮回周泽楷。
    最佳组合,轮回周泽楷和孙翔。

    孙翔把三人组的互动看在眼里,干脆直接唱起歌来。

    他是开心,也应该开心,虽然还没真正夺冠,这些奖项仍是对他的肯定。要不是身为队长的周泽楷在看过这些奖项之后只是呆呆的「哦」了声,丝毫没有其他表示,孙翔早就把轮回闹翻过来一遍了。不过轮回毕竟是拿过两次冠军的豪门战队,不只队长沉的住气,其他队员也只骚动了一阵就调整好心情,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将要开打的季后赛,心浮气躁万万不可。

    第七赛季孙翔刚出道那年,他就曾以「最佳新人」之姿登上万众瞩目的舞台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,却没有多少人待见。

    虽然孙翔带领一直被视为弱旅的越云战队冲击了季后赛,但他和越云之间却没有太多伙伴情谊,仅有的只是冰冷的交易,他在队员间的人脉也差到谷底。孙翔还来不及深入理解这些事的肇因,第八赛季他已转会嘉世,在叶修离开之后肩负起豪门战队队长的职责。

    孙翔原本觉得,是他太强,所以才让越云的人追不上他。但到了嘉世,到了无法和越云比拟的强力战队,孙翔发现他还是无法融入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一面摸索,嘉世的成绩却也一路下滑,最后甚至摔出了联盟。在挑战赛浮沉的那段日子,他身边来来去去了很多人,还来不及和新队员培养出感情,他们又从挑战赛落败,嘉世战队更从此解散。

    这三年间孙翔经历的大起大落,是所有人都难以想像的。然而经过这么多波折,孙翔却从没找到一个能称得上是伙伴的人,而如今……

    ——最佳组合,轮回周泽楷和孙翔。

    孙翔不经意的转动视线,对上了周泽楷注视著他的目光。周泽楷还是一如既往看起来有很多话想说,却始终没有吐出一个字。他看孙翔的目光很温柔,很高兴,但那之下似乎又有些担忧——对孙翔的担忧。

    「我才不会哭。」孙翔读出周泽楷眼内的讯息,哼哼了两声。「从越云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哭,嘉世出局的时候我也没有哭,甚至挑战赛败给兴欣的时候我也没有哭。我才不会哭。」

    孙翔一边说,一边露出张扬自信的笑容。似乎无论经历了多少挫折,都无法在那坚定率真的脸上烙下伤痕。

    周泽楷闻言,再看看孙翔那一脸的熠熠生辉,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知道夺冠那天孙翔又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呢,周泽楷想。

    於是周泽楷伸手,卯足气力往孙翔身上挠痒,直到青年眼角泛著泪光可怜兮兮的求饶才罢手。

    孙翔坚持那才不叫哭。


    后来当孙翔终于和轮回拿了冠军那天,他果然也没有哭。

    他笑的灿烂,笑的满足,像得到了全世界。


    □


    终于爬上顶峰的那一瞬间,人群是激动又温暖的,他们拥抱身边的同伴,抹去彼此脸上的泪水,笑着宣布成就。周泽楷也被几个人拍了拍肩膀、用听不懂的语言说了大喊了几句话。他用真挚的笑容回应。

    山顶的景色其实和这几天看见的差不多,都是一片皑皑白雪,风很大,就像雪花球里的世界。

    而唯一的不同,就是他已经来到终点,头顶上宽广澄净的天空,近的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周泽楷环视周遭,突然和几步之遥的一个人影对上视线。那人裹著帽子,白皙的脸上写满错愕,正一动不动出神的看着周泽楷。
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他再也见不到他。

    他本来不抱期待。


    那是一双蓄满泪水的眼睛。

    让人印象深刻的,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四目相交,几秒后对方垂下头抹抹脸,彽低的道:「怎么可能嘛……不好意思,我好像认错人了……」他对周泽楷说。

    泪水划过青年好看的脸颊。周泽楷上前一步,在青年惊愕的目光中伸手抹去他颊上的泪水。


    □


    「退役之后,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別想做的事?」

    那天是轮回战队的牧师方明华退役的日子。身为联盟里少数的已婚男性,方明华退役的时间比大家预期的早了一点,说是为了回家教育小孩。在最后的送別会上,一群选手难得喝了点酒,杜明一边哈著气一边乱七八糟傻笑,问的问题倒是很清醒。

    「方哥要回家养小孩,那你们呢?有没有想过啊?」

    「我想读书。」吕泊远难得严肃了一秒钟,「我还没试过校园恋爱那种清清纯纯的感觉,这一生必须要试一次!」

    「我大概也会回去读书,」江波涛顿了顿,似笑非笑的看了吕泊远一眼,「再顺便谈个恋爱。」

    「哇,副队讲这话的气场和吕泊远实在差太多了!副队加油!副队威武!」吴启喊完,也思考了下,「再看看呗,目前还是想再拿个冠军。」

    显然吴启酒量不怎么好,和杜明勾肩撘背的唱了几句轮回粉丝编的冠军之歌后,一齐哈哈大笑成一团。方明华在一旁眼神温和又带点感叹,不知是否又正为了冠军而悸动。

    「队长呢?孙翔呢?」江波涛抿了口酒,看了一直没发话的两人。

    「我啊,」孙翔说,「不打职业赛之后,我想去爬圣母峰!我想攻顶,想看巅峰的景色!」

    这话一出,原本吵吵闹闹的几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,齐刷刷朝孙翔投去惊讶的目光。一个宅男,一个职业宅男,退役以后竟然想去爬圣母峰!

    几秒的惊讶过后,杜明跳起来一把勾住了孙翔脖子,「好啊!你退役之后,我们等着你消息!」

    「记得带着轮回的队旗上去!噢,还有几个残忍静默的手办。」

    江波涛看着闹成一团的几人,笑了笑。他接着发现自家队长那方已经半晌没有动静,便伸手在一脸出神的周泽楷面前挥了挥,「队长?」

    周泽楷猛地闭上嘴巴,愣了愣。

    刚刚一瞬间他想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——想追逐他的理想。

    想和他,一起见证巅峰的景色。
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不会再错过。


    *

    給最喜歡的周翔。

    灣家人,第一次po文章,請多指教!